宠物酒店首页
销售热线   010-53279888       0315-5918118    客户热线   0315-5913666
OA登陆 邮箱登陆 简体中文 English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宠物酒店官网怎么样
业内动态
宠物酒店注册
公司新闻
我代理的一起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成功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酒店 > 宠物资讯 > 正文 发布时间:2019-06-11 13:20

我代理的一起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成功案例

  源开公司诉天合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在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时我写的再审申请书  民事再审申请书(第一部分)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天合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张柏路1号  法定代表人:方灏,该公司董事长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武汉源开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243号  法定代表人:舒平均,该公司总经理  请求事项:  申请再审人因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鄂民一终字第00023号民事判决书存在《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款第二项“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第六项“原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之法定事由,特向贵院申请再审,请求:  一、依法提审本案或指令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再审;  二、撤销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鄂民一终字第00023号民事判决书;  三、驳回被申请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四、确认当事人于2004年9月17日签订的《房产买卖协议》及于2004年11月1日签订的《房产买卖补充协议》解除;  五、判令被申请人腾退其占有的南方大厦1-2层房屋;  五、判令被申请人支付违约金170万元;  六、判令被申请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在武汉源开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开公司)诉天合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合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孙家振等三位证人提供的证言、武汉天顺世景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顺公司)与源开公司签订的《入股协议》、源开公司出具的两份《商榷函》等众多证据充分之证明:天合公司已依约提交了“必要的法律文件”并履行了协助清退的义务,不存在违约行为,本案的房产买卖协议已依法解除。

原审判决严重违反关于证据审核认定的基本规则,对孙家振等三位证人的证言不予采信,且置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能够相互佐证的众多其他证据与不顾,在证据明显不足的情况下,错误地认定“天合公司未依约提供必要的法律文件的行为,对源开公司构成违约”,并据此做出房产买卖协议应继续履行的错误判决,属于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且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现详述如下:  一、关于涂鲲、王代贵证言的证明效力。

  首先,涂鲲系源开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孙家振所聘请,专门负责处理诉争房屋相关事宜;王代贵受天顺公司之委托参与了其与源开公司的《入股协议》洽谈。

  其次,二人的证言均有其他证据加以佐证:涂鲲的证言,与孙家振的证言相互印证,王代贵的证言,有《入股协议》加以佐证。

  总之,涂鲲、王代贵二人分属不同公司、在不同阶段参与了诉争房屋相关事务的办理,并因此对待证事实“天合公司是否依约向源开公司交付了必要的法律文书”有所了解,二人之证言能够相互印证,并有其他证据加以佐证,且二人与天合公司均无利害关系,因此,二人之证言对待证事实“必要法律文书是否交付”有较强的证明效力,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原审判决以“涂鲲、王代贵均不是涉案合同的当事人或行为实施人”,以及“二人证言系天合公司提交”之事由,认定“二人提供的证言依法不能作为本案事实认定依据”,明显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关于证据审核认定的基本规则,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且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二、关于孙家振的证言能否采信。

  首先,孙家振系源开公司原股东、原法定代表人,系诉争房屋买卖交易的主要参与者,与天合公司无任何利害关系;孙家振的证言,其中关于“必要法律文书是否交付”部分,与涂鲲、王代贵的证言相吻合,并有客观证据《入股协议》加以佐证,因此,就待证事实“必要法律文书是否交付”部分,证人孙家振提供的证言不仅毫无疑问地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而且,其证言系直接证据,且具有较强的证明力。

  其次,《关于执行房产买卖协议的建议》系源开公司单方制作,未得到天合公司的认可,本质上属于源开公司单方的意思表示。

同时,该证据形成于天合公司向源开公司送达《关于解除房产买卖协议书的函》之后,其中所载“贵公司不能提供享有房产所有权必要的法律文件”之内容,在源开公司先前向天合公司发送的两份《商榷函》中根本没有任何体现,且与源开公司在收到解除通知前后实施的行为自相矛盾。 该函件的要求超出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房产买卖协议中约定。 房产买卖协议约定的是提供必要的法律文件,而不是提供享有房产所有权的法律文件。 因此,《关于执行房产买卖协议的建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总之,原审法院对有众多证据加以佐证、证明力明显较强的孙家振之证人证言不予采信,对源开公司单方制作、无任何其他证据加以佐证、且又与源开公司自身行为相矛盾的证据《关于执行房产买卖协议的建议》予以采信,并以“孙家振的证言与《关于执行房产买卖协议的建议》中所表述的事实明显不符”为由,否定孙家振证言的证明效力,明显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关于证据审核认定的基本规则,属于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且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三、关于天合公司是否存在“未依约提供必要的法律文件的行为,对源开公司构成违约”之情形。   首先,孙家振的证言证明:《房产买卖补充协议》签订之后,天合公司向源开公司提交了光大银行武汉分行与天合公司签署的《房产买卖协议书》、光大银行武汉分行出具的《委托授权书》以及武汉市中院(2000)武执字第246号、第248号民事裁定书,且双方均认可上述文件系“必要的法律文件”;涂鲲的证言证明:2006年3月孙家振向其提供了上述法律文件;王代贵的证言证明:在与天顺公司洽谈《入股协议》时,源开公司持有上述法律文件。 该三位证人提供的证言,相互佐证,且有客观证据天顺公司与源开公司签订的《入股协议》加以印证,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可以确定无疑地证明:天合公司已经依照《房产买卖补充协议书》第一条之约定向源开公司交付了“清退现有用户必要的法律文件”。   其次,依照约定,在源开公司于2004年11月10日第二期付款(此时共付110万元)之后,天合公司即应提供“必要的法律文件”。 此后,源开公司曾于2004年12月17日和2005年12月28日先后两次向天合公司发送《商榷函》,协商履约事宜,但均未提及所谓的“必要的法律文书”,也始终未要求天合公司依约提交“必要的法律文书”。 假设存在天合公司未依约提供“必要的法律文件”这一事实,那么在源开公司已经支付110万元价款的情况下,在天合公司延期交付约定文件长达13个月的情况下,源开公司在文书往来中始终未提及该事,始终未主张权利,其行为明显不合常理,无法予以合理解释。 因此,源开公司在履约中的行为也反向印证了天合公司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这一事实。   总之,孙家振等三人的证人证言以及天顺公司与源开公司签订的《入股协议》,分别来源于不同的法律主体,各自形成于不同的阶段,能够相互佐证,完全可以证明:天合公司已依约向源开公司交付了“清退现有用户必要的法律文件”,且源开公司在履约过程中的行为也可以反向加以印证。 在此情形下,原审法院认定天合公司存在“未依约提供必要的法律文件的行为,对源开公司构成违约”,不仅与本案众多证据相互矛盾,而且无法合理解释源开公司在履约过程中、在天合公司解除房产买卖协议之前始终未要求天合公司提供“必要法律文书”这一事实,该认定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宠物酒店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330637.com宠物酒店 All Rights Reserved